从对手到友军 看看这家浙企与西门子的“感情史”

2018-02-11 10:07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记者 全琳珉

从对手到友军 看看这家浙企与<a href=https://www.xmzyj.com/ximenzi>西门子</a>的“感情史”” inline=”0″></p>
<p>翻开杭州汽轮动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汽轮)的年度经济工作报告,“高端装备制造业”这七个字格外显眼。“高端”两字,对于一个以实体为主的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荣耀。</p>
<p>2018年,杭汽轮已经经历60年的风雨。虽然年立花甲,但这家市属国企丝毫没有老态龙钟的迹象,而是用全新的姿态拥抱新时代。</p>
<p>新人、新地、新领域,这家具有历史底蕴的浙江企业,一直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p>
<p><img src=

新人接班 初心延续

2017年,对杭汽轮来说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它经历了一场重要的人事变更。2017年9月,原董事长聂忠海正式退休,现任董事长郑斌接过接力棒,迎接他成为杭汽轮掌门人的第一个整年。

“岗位虽然变了,但我的初心不变。”问起上任几个月以来的感受,郑斌立马说出了这样一番话。“从我进入杭汽轮开始,我的初心就是在装备制造业上,通过我们自身的努力打造出一流高端的国际化产品,把我们的企业做得更久更长。”

确实,不管在年会上还是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郑斌话题的焦点一直放在“实业”二字。对于杭汽轮的2018,郑斌又喜又忧,喜的是汽轮机订单创下了300台的新高,忧的是因全球化竞争加剧,杭汽轮的压力也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的环境下,我们企业虽然要走出去,但国外的企业也想走进来,在这个双向的过程中,企业的竞争必然加剧。”郑斌指出,在竞争中产品要脱颖而出,还是要靠价格、质量和服务。在年会上,郑斌给杭汽轮定下的目标是“行稳致远”,“要继续保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大局着眼、循序渐进,围绕改革创新,加快转型升级。”

从对手到友军 看看这家浙企与西门子的“感情史”

新厂搬迁 情怀仍在

除了领导人的变更,杭汽轮今年还有一件大事就是挪窝——为了配合杭州市建设规划的推进实施,于2019年将石桥路的生产工厂搬迁至余杭区新址。

“现在的工厂因为时代比较久远,前面建设时没有考虑到后来,产品的工艺流程不规范,浪费很多时长。”郑斌说,为了提升生产效率,做好精品工程,搬家是杭汽轮考虑已久的事。“不过现在头疼的是,怎么在保证迁建顺利的情况下,生产也能保持高效率。”

拜访杭汽轮的工厂,俨然像一个小城镇,要把这样体量的工厂全部搬迁至新址,是一个庞大的工程。“2018年我们还接了两个大项目,对杭汽轮的全球化战略影响非常大。”据悉,这两个项目是杭汽轮今年的两个大订单,每一单都要交出几十台的汽轮机,“这边要搬,那边生产得照常,压力不小。”

除去这些焦虑,剩下的就是对旧址的不舍之情。“我是在杭汽轮玩大的,父母都曾是这里的员工,对这个地方有着特殊的感情。”郑斌说,虽然地方变了,但杭汽轮的魂和根还是永远在这里。

创新研发 永不止步

现在,国内汽轮机的市场上,杭汽轮这三个字是响当当的招牌。2017年,从神华宁煤十万空分到惠炼年产120万吨乙烯装置,杭汽轮最为人瞩目的成就几乎都是汽轮机制造上的突破,但它并不甘心止步于此。

“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汽轮机市场其实已经趋于饱和。”郑斌说,为了长远考虑,不管再难都要研发新技术,燃气轮机就是杭汽轮做出的选择。

据悉,目前杭汽轮在燃气轮机核心技术上的研发是和西门子合作。一说到西门子,就不得不提当年杭汽轮与其相爱相杀的那段过往。作为国内第一家引进西门子核心技术制造汽轮机的企业,杭汽轮在短短几年内将技术消化突破,制造出属于自己的汽轮机。等西门子转头一看,当年跟在后面请教的“跟班”摇身一变,已经成了国内市场平起平坐的对手。

从对手到友军 看看这家浙企与西门子的“感情史”

从最初提出并购被杭汽轮拒绝到最后通过投资其他企业进行竞争施压,西门子与杭汽轮互相过招好几回。2013年,意识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西门子急需寻求熟悉中国市场的汽轮机企业,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将橄榄枝递到了杭汽轮手上。

“当年西门子内部因这个事讨论得相当激烈,老人们因为害怕核心技术再次被我们学去极力反对,而新人们则认为要突破中国市场,杭汽轮是最好的合作方。”回忆起这段往事,郑斌满满都是国产崛起的骄傲。“国内制造业的一大痛点就是核心技术掌握在国外企业的手上,这个是杭汽轮一直希望突破并一直在做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